查士丁尼瘟疫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毁灭了罗马复国梦想

  查士丁尼瘟疫是指公元541到542年地中海世界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鼠疫,它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此次瘟疫对拜占庭帝国的破坏程度很深,其极高的死亡率使拜占庭帝国人口下降明显,劳动力和兵力锐减,正常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还产生了深远的社会负面后果,而且对拜占庭帝国、地中海、欧洲的历史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查士丁尼大帝的征服

  查士丁尼大帝,东罗马帝国(拜占庭)皇帝,西元 526 ~ 565 年在位。他曾经镇压平民起义,征服汪达尔王国,东哥特王国,主持建造圣索非亚大教堂以及位于帝国西部意大利拉芬纳的圣维托教堂。统治期间,不仅阻挡了野蛮民族在边疆的骚扰,甚至几乎恢复了昔日罗马帝国的光辉,因此后人称这段时间为拜占庭帝国的第一次黄金时代。

image.png

  经历过雅典大瘟疫和安东尼瘟疫的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后,西罗马帝国亡于日耳曼蛮族之手,西欧进入黑暗时代。而东罗马帝国(亦称拜占庭帝国)则延续了下来,并自居为罗马帝国的正统继承人。

  时间来到公元527年,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大帝即位,一心希望恢复昔日帝国的辉煌。查士丁尼一世即位,其随即任命名将贝利萨留为元帅,向夙敌波斯帝国宣战。

  公元528年波斯军大将扎基西斯率3万大军,于次年在尼亚比斯以压倒性兵力逼退贝利萨留,隔年双方军队在两河流域的德拉城再次会战,贝利萨留的军队少到可怜……但波斯军队犯了愚蠢的错误,他们背城列阵而且要命的是背的不是自己的城,于是多于对手数倍且装备精良的波斯军理所当然(或者匪夷所思)地惨败……

  随后波斯军一败再败,但还是于531年卡尔基斯阻挡了贝利萨留的前进步伐,两国终于532年签下停战协议。随后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再跟汪达尔人开战,贝利萨留出征非洲,可怜的拜占庭远征军步骑兵总数连马都算上才2万还多个零头!

  更要命的是其中还包括了大半粗鲁且毫无组织纪律性可言的蛮族雇佣兵。搭船出海取道伯罗奔尼撒、途经西西里一路磕磕碰碰,直到9月初才踏上非洲大地的贝利萨留不仅不知对手的实力到底是1万还是100万甚至连个详细点的地图都无,幸好当地愿意当向导赚小费的人还算不少,贝利萨留终于在9月中旬在迦太基撞上汪达尔人的大军。

  人说强龙难压地头蛇,但贝利萨留却敢于在地头蛇门口大玩迷踪步,一番错综复杂的迂回使汪达尔人的军队失去了有利地形并分散作几部失去了衔接,惨遭和当年的波斯军同样的命运。外强中干的汪达尔人此后再也没组织起任何一次较像样的反击,终于534年3月投降,汪达尔王国灭亡。查士丁尼的非洲战役使拜占庭帝国控制了非洲广大的畜牧基地。

  强势的君主显然并不热衷于和平,查士丁尼很快又和波斯重开战端,接着哥特也成了他的眼中钉!接下去连续数十年战事不断,原罗马帝国的版图现已大多并入拜占庭,连年的征战使拜占庭帝国的版图空前扩大,查士丁尼大有恢复罗马雄风的架势。但征服的地盘疯狂扩张之余,拜占庭军队数量显然还远没庞大到足于控制如此之多的土地,因此那些名义上已被征服的区域实际上仍十分危险,而帝国的胜利实际是以广大被征服土地的衰弱来换取帝国的中心区域的繁华。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查士丁尼大帝是相当成功的,他使拜占庭帝国进入了全面的法制时代,并且一改以往军队以步兵阵推进为主的战术,建成了无与伦比的装甲骑兵团,这是拜占庭在对外扩张战争中的主要支柱。

  查士丁尼是非凡的君主,上帝赏赐给罗马人的明珠——至少对于罗马人来说确实是这样。

  瘟疫降临

  查士丁尼于公元533年发动了对西地中海世界的征服战争。然而就在他横扫北非、征服意大利,即将重现罗马帝国辉煌的时候,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却不期而至,使东罗马帝国的中兴之梦变为泡影。公元541年,鼠疫开始在东罗马帝国属地中的埃及爆发,接着便迅速传播到了首都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地区。

  当时出现了许多诡异恐怖的情景:当人们正在相互交谈时,便不能自主地开始摇晃,然后就倒在地上;人们买东西时,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时,死亡也会不期而至。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贫苦人,鼠疫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

  官员在极度恐惧中不得不向查士丁尼汇报,死亡人数很快突破了23万人,已经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尸体不得不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味。查士丁尼自己也险些感染瘟疫,在恐惧之中,他下令修建很多巨大的能够埋葬上万具尸体的大墓,并以重金招募工人来挖坑掩埋死者,以阻断瘟疫的进一步扩散。于是,大量的尸体不论男女、贵贱和长幼,覆压了近百层埋葬在了一起。

  然而,在瘟疫面前,没有权贵,查士丁尼皇帝最终未能幸免而身染此患,深居内廷静养龙体?;实凵聿牟桓卟话?,一般人的个头,体态不瘦却魁伟有力,圆脸庞也不难看,肤色极佳,甚至在禁食两天后仍是面不改色。而帝国前线的将士们听说皇帝病了,全然忘记了对皇帝和帝国的庄严承诺与誓言,可能出于对老皇帝的厌倦,也可能是基于罗马帝国军队随意处置皇帝的惯性,他们开始行动了,叫嚷着要换掉皇帝,想再次导演用剑与刺刀抬着皇帝登基的历史剧。

  鼠疫使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的居民死亡。它还继续肆虐了半个世纪,直到1/4的罗马人口死于鼠疫。这次鼠疫引起的饥荒和内乱,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也使东罗马帝国元气大伤,走向崩溃。

  第一次鼠疫的起源

  至于查士丁尼瘟疫的发源地在何处,现在已很难确定,说法不一。

  有人从现代大多数疾病起源地的角度来推测,认为此次瘟疫起源于肯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一带,顺着尼罗河一路下来,由中非抵达了北非,哺育了辉煌埃及文明的尼罗河也同样可以给人类带来灾祸与痛苦;有人从查士丁尼瘟疫与中世纪爆发的黑死病病症相同的角度来分析,断定此次瘟疫与黑死病的发源地应该一致,即都发源于中亚大草原地带;又有人根据查士丁尼时代大多数疾病发源地的特征,琢磨出此次瘟疫可能发源于喜马拉雅山的亚洲中部的结论,这个分析的视角不同,但与前两个推测有重复之处。

image.png

  按照最后一种充满折中色彩的推测来观察查士丁尼瘟疫,那么它的传播可能与开辟已久的“丝绸之路”有关联。由于波斯人阻隔了陆路的商贸往来,东罗马帝国与东方的交往更多地被迫以海上“丝绸之路”为主,由印度出发途径斯里兰卡,绕过印度半岛,穿越阿拉伯海灾抵达波斯湾,瘟疫随着来自中国和印度的丝绸瓷器在丝绸之路辗转颠簸,终于可以停歇一下了,它们在此遇到了第一批不幸要被感染的人——埃塞俄比亚人。

  埃塞俄比亚人一向以商贸中介人闻名,他们买下从中国印度远涉重洋运来的商品,然后转卖给北面的拜占庭帝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些被他们视做宝贝的奢侈品居然带来了冷血的杀手,他们收获东方商品的喜悦与激动也许根本无法掩饰鼠疫病毒在长期蛰伏后重获天日的兴奋与自由。同样欣喜的碰撞开了人类新一轮悲剧。

  瘟疫确切的发源地实难考证,但似乎有两点是可以明确的:鼠疫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历程与磨难来到了君士坦丁堡和地中海,也只有当时与人类基因相差百分之一的老鼠和它背上的跳蚤心里最清楚,路漫漫,不知他们是否都满意于自己狂飙后选择的归宿地;另外可以肯定的是,瘟疫不管来自何处,都先后在541年涌到了埃及,在埃及一处名为佩鲁西安的地方整编休养。瘟疫由埃及出发,一部分沿着尼罗河散播到亚历山大里亚城,进而传播到埃及全境,另一部分则等待时日北上拜占庭。

  君士坦丁堡的末日

  公元542年大瘟疫造成了拜占廷帝国乃至整个地中海世界人口的大量减少,拜占廷帝国至少有1/3的人口死亡,出现了严重的农业劳动力短缺现象,军队出现了兵源严重短缺。据统计,公元7世纪初地中海世界人口总数仅相当于公元6世纪初的60%。

  其次,大瘟疫的横行导致整个帝国出现饥荒和通货膨胀"拜占廷帝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因为人口大量减少和耕畜的大量死亡导致了在粮食收获的季节无人收割,从而出现了饥荒,一些病人死亡的原因主要是因缺少食物饿死的,而不是单纯因疾病致死。所有的手工业工匠都停止了工作,放弃了交易,整个城市陷于瘫痪状态,所以通货膨胀现象非常严重,公元544年查士丁尼出台的限价政策似乎很有收效,但食品短缺的情况依然存在。君士坦丁堡完全变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市,对拜占廷帝国经济的打击是极为沉重的"

  由于瘟疫、饥荒和通货膨胀导致了国家财政紧张和社会动荡不安"瘟疫流行使得国家税收骤减,政府财政压力急增。为了缓解压力,查士丁尼下令缩减医生和大学教师的薪金,首都的一切娱乐场所都停止使用,造成首都大量民众失业。瘟疫开始时查士丁尼皇帝还命专人负责开仓赈济饥民,但后因国库日益空虚,饥民们为抢夺粮食开始发动暴乱,在公元560年谣传查士丁尼皇帝已经病死,首都的民众便开始抢劫面包等食物。瘟疫的流行一度动摇了拜占廷帝国的统治基础,成为查士丁尼统治中后期国家局势动荡的因素之一。

  大瘟疫对拜占廷军队的影响也很大。大瘟疫流行期间正值拜占廷帝国对波斯人作战,军队中因为瘟疫流行,大量的士兵病倒、死亡,作战连连失利,后来甚至波斯和其他的蛮族人也都受到了瘟疫的袭击,导致双方被迫停战。大瘟疫造成兵员短缺,继而加快拜占廷军队的蛮族化的步伐。查士丁尼发动的一系列对外战争消耗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再加上瘟疫的袭击无疑是雪上加霜。查士丁尼晚年在国内几乎找不到可以服兵役的人了。公元5世纪末期在非洲和意大利的军队已经出现蛮族化现象,军队中蛮族人所占比例上升导致在6世纪40年代的对外战争中军队组织纪律涣散,将帅不和等许多问题的产生,也为拜占廷帝国后期蛮族将领拥兵自重、觊觎皇权埋下了隐患。

  大瘟疫的流行更是加重了大土地所有者负担,激化了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因为在大瘟疫中死亡的土地所有者甚多,按惯例,他们应缴纳的土地税便由相邻土地所有者承担,无疑加重了幸存土地所有者的负担,虽到公元545年取消,但激化了拜占廷帝国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

  多少年来,东罗马帝国的皇帝都以收复西罗马帝国的失地作为自己崇高的历史责任。这场瘟疫来得真不是时候,让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西望罗马城,多年的梦想就在眼前了,没想到一场疾病了断了所有的辉煌与荣誉??墒?,又有哪场瘟疫来得是时候呢?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够,天命不可违啊!老皇帝如果知道事后这场瘟疫被世人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更是要在九泉之下生出几多的无奈与郁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家都在搜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